吃力地爬上一张桌子 杨幂为赵又廷庆生 窦靖童疑公开恋情

厦门好民警陈清洲防抗强台风 带病奋战救援第一线   台风登陆夜,因患病而身体虚弱的陈清洲坚持爬上桌子,给办公楼窗户贴胶布加固,突然玻璃碎了,同事连忙将他扶下来。   台风越来越近,陈清洲在办公室里严阵以待。   本报特稿   >>核心提示   厦门网-厦门日报讯 在厦门遭遇1949年以来闽南地区最强台风“莫兰蒂”之后不久,被称为“最喜欢帮人”的厦门民警陈清洲,也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困难――被确诊为肝癌晚期。按照事后的推断,“莫兰蒂”肆虐的那个夜晚,癌细胞已经在陈清洲的体内横行。   那一晚,正是陈清洲带班值守在集美公安分局指挥情报中心,保障着“生命救援第一线”的畅通;而在“莫兰蒂”登陆前后,陈清洲在岗位上整整坚守了36个小时。   这36个小时里,他主要做了四件事:台风逼近时,紧急疏导大桥和高速路口的堵情,并发布交通预警信息;台风肆虐时,及时转移设备,确保“生命救援热线”的安全;警情复杂时,直接进行扁平化指挥,为救援赢取时间;台风过后,为恢复警务通讯、保障基本接处警,他出谋划策、现场处置……每一件事,对于确保辖区群众的生命安全,都意义非凡。   “那应该是分局指挥中心成立以来,最繁忙的一个晚上。”同事杨英东事后说。   “一段时间来,我经常看他在食堂门口徘徊,问怎么不进去吃饭,他说‘没胃口’,脸色也很差。一个病重的人,在那种状态下,完全可以请假不来上班,但他没有。”同事刘伏忠说。   我们无法想象,一个肝癌晚期的病人,在这36个小时里究竟忍受着怎样的痛苦,又是怎样强烈的责任心和意志力,驱使着他坚守岗位、忘我工作。   昨日,来自上海的消息说,陈清洲术后恢复情况良好,已经可以在别人搀扶下下地走几步路。连日来,本报记者多方采访,试图通过点点滴滴,还原陈清洲防抗强台风“莫兰蒂”的36小时。   2012年,陈清洲为问路的市民指路。(资料图 本报记者王火炎摄)   为保障公安分局指挥中心能正常接警,陈清洲爬上桌子准备为窗户加固。   台风夜,陈清洲在值班接警。   厦门网-厦门日报讯 (本报记者 房舒 吴俊鸿)窗外的风,就像愤怒野兽的嘶吼,带着凶猛的力道,狠狠拉扯着玻璃。“你们躲着点,我上去!”陈清洲拿起一卷胶带,吃力地爬上一张桌子,想给窗户玻璃贴个“X”字加固。但,风实在太大了,“砰”一声击碎玻璃。“啊!”站在底下的杨英东和同事忍不住惊呼出来。幸好,玻璃没弄伤陈清洲,但他却被风吹得险些站不住了。大家搀着他从桌子上下来,他脸色很不好,大口喘着气。   9月15日凌晨2点刚过一会儿,厦门市公安局集美分局12楼,指挥情报中心大厅左侧的玻璃终于抵挡不住“莫兰蒂”的袭击,应声碎裂,第一扇,接着是第二扇……陈清洲的腹部已经开始一阵阵地胀痛――此时,他已经在岗位上奋战18个小时不眠不休了。   14日8:00-23:00   备战台风责任重比平常更早到单位   9月14日是陈清洲值班,第一个到单位是他一贯的作风,无论是作为分局指挥情报中心的教导员,还是此前在灌口派出所当教导员,这一点都没有改变。“我总开他玩笑,说每天早晨食堂第一口饭都是你吃的。”曾跟他一起搭档4年的灌口派出所前所长王光锋回忆说,正常上班是8点,陈清洲一般7点就到;别人还在停车,他已经端坐在早会桌前了。   这一天陈清洲似乎到得比平常还要早――根据天气预报,破坏力极强的台风“莫兰蒂”已经逼近厦门。陈清洲知道,此时的指挥中心,责任重于泰山。   打开电脑,密切关注着台风的走向;暴风雨来临前的厦门,显得格外宁静。趁着这个间隙,陈清洲忙里偷闲,剪辑视频短片,修改PPT――作为分局反诈骗宣讲团的灵魂人物,几乎每周他都要深入辖区学校,给学生们上课。为了让孩子们不抵触、听得进去,他对所有的材料都会不厌其烦地修改。   11时44分,眼看着午饭时间到了,他站起来又坐下了:好像一点都不饿,还有些恶心。算了,还是再看一会儿课件。   下午3时13分,他给政治处同事刘伏忠打了个电话:“我觉得送给学生们的书签,要再改一下……”   台风越来越近,陈清洲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了处理和台风有关的各种警情上。   下午5点28分,分局局长许标旗来指挥中心视察,陈清洲在。   晚上7点39分,集美区政府的领导在许标旗的陪同下,来到指挥中心视察台风前期准备工作,陈清洲也在。   14日23:00到次日2:00   熬夜疏导交通“破戒”吃了一碗泡面   深夜11点,强台风带来的反常开始显现:窗外的风越来越大,呼啸声时隐时现。集美辖区内,集美大桥、高速路口等路段,竟相继出现堵车。“桥上风大,司机们心又急,这时候如果不尽快疏导交通,后果不堪设想!”交警出身的陈清洲,盯着大屏幕看了一会儿,就开始有序组织力量,分派警情。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疏通,路况明显好转。   将近凌晨1点的时候,陈清洲泡了一碗面。“肠胃不好,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吃夜宵了!今晚值班,又逢‘莫兰蒂’,唉!风雨交加之夜,只好,只能破戒了!(希望老婆看不到……)”这条微博,发出时间是15日凌晨零点58分,一直胃口不佳的他,将一碗泡面喝得连汤都不剩。   凌晨1点,马銮湾边防派出所值班民警打来电话:所里变电箱炸了,有警情要直接指派到民警手机上。陈清洲的表情更加凝重,坐在大屏幕前,密切关注各方动态。“台风‘莫兰蒂’到了!这雨,都是横着飘过来的!刚刚接报:集美大道华侨大学往诚毅学院路段,路上有七八棵树木被风吹倒,过往车辆千万小心!”凌晨1点11分,陈清洲拍下一段视频,在微博上提醒过往车辆注意――他的微博有79万的粉丝,需要及时告知的路况,他总会在第一时间通过微博发布预警。   凌晨1点半,翔安公安分局断电,没过多久,同安公安分局断电。“我们还能坚持多久?”陈清洲话音刚落,整个指挥情报中心大厅“啪”的一声,也陷入黑暗之中。不过,很快分局自有的发电机就派上了用场。大屏幕重新亮起的时候,陈清洲暗自松了口气。   15日2:00―3:30   戴钢盔继续接警守住救援第一线   凌晨2点多,中心大厅左侧玻璃相继“失守”。像本文开始描述的那样,陈清洲本想加固玻璃却险些划伤,被搀扶下来时,他口中还念念有词:“幸亏你们没上去,太危险”。其实,此时的陈清洲已经连续工作了18个小时,腹部时不时传来阵阵胀痛,他只能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稍微弯下腰,试图缓解一下。因为他知道,此时整个大厅里,他是大家的精神支持,不能让人看出他的疲态。   也就是在2点左右,各种报警电话开始蜂拥而至:“我在外面,风太大回不了家了”“窗户玻璃被吹破了,怎么办”……   风雨更大了,穿过破碎的玻璃灌进指挥情报中心大厅,报警大屏幕开始出现黑屏。“你们去把出警用的钢盔找来,给大家都戴上!”陈清洲赶紧招呼辅警分发头盔。此时,安全显然是第一位的。戴上头盔的陈清洲,一边指挥大家继续接处警,一边带着大家赶紧转移办公设备。身为从警21年的老警察,他深知,越是这种时候,作为“生命救援第一线”的接处警网络越不能断,也许一个求助电话及时接到,就能救回一条人命!   15日3:30―6:00   手中握着充电宝一晚打上百个电话   接警大厅,临时转移到了一间会议室。   此时已是凌晨3点30分,台风已在数十公里外的翔安登陆。整个集美在强台风的笼罩之下,各种求助警情开始暴增。就在这时候,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3点24分开始,灌口派出所、集美学村派出所、交警大队、凤安边防所……各所队相继传来停电的消息。“我们谁都没留意到,陈清洲的面色越来越难看”,当晚一起值班的民警杨英东事后说,从头到尾,陈清洲都没有吐露关于身体不舒服的半个字。   报警数越来越多,通讯越来越难。在分局局长许标旗的指导下,陈清洲马上与市公安局指挥情报中心联系:有警情,直接打接警员个人手机,接警员将警情记录在纸条上,再联系辖区处警。手机没电了,握着充电宝,继续打电话……   “杏滨,多条机动车道被倒树阻断”、“灌口有居民被困低洼地带民房,需紧急救援”、“集美学村,多家居民楼玻璃破碎,出现断电”……   “灌口的警情我来处理!”陈清洲当机立断。在到指挥中心之前,他在灌口工作多年,每一个灌口的警情进来,他甚至都无须经过派出所值班室,直接便派给了镇里、街道,甚至直达对应的负责人、网格人员和社区民警。   凌晨4点27分。“快救救我老婆!”家住灌口东辉村的庄先生,几乎哭喊着报警:附近的高压电塔倒塌,妻子被砸骨折,需要紧急救援。分局指挥中心马上联系灌口派出所,所长徐治带着民警开车前往,最后成功将受伤人员送医。   9月29日,还在中山医院陪妻子治疗的庄先生告诉记者,那天要不是民警冒险救援,他的妻子很可能失血过多死亡。交谈中,庄先生特地提到,他在灌口菜市场做小生意,认识陈清洲,这是一个朴实、认真负责的民警;最近看新闻,听说陈清洲生病了,他希望记者帮忙捎个话:陈警官,加油!   他并不知道,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派警、为他妻子接通生命热线的人,就是陈清洲。   “那一天的警情太多太急。陈清洲这种处置方式,真正实现了扁平化指挥,为救援赢得时间。”王光锋告诉记者。   事后,杨英东查了一下,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里,陈清洲便接打了100多通电话。   一直到清晨6点08分,迎着台风后的晨曦,陈清洲更新了一条微博:忙了一天一夜,快累趴了……谁都无法想象,过去的一夜,是怎样的忙碌与焦灼。   15日6:00―8:00   联系微博粉丝   恢复指挥通讯   15日清晨,台风肆虐后的集美公安分局与外界几乎断联,附近的一个通讯基站在台风中损坏,移动、联通信号的手机全部都打不通。“指挥情报中心决不能成为信息孤岛!”如何尽快恢复通讯,同样奋战了整个通宵的局长许标旗,召集大家一起想办法。   拥有数十万粉丝的陈清洲,再次发挥了关键作用――通过微弱的WiFi信号,他联系上了一名岛内的“粉丝”。这名网友是个通讯商,听陈清洲说明情况后,他马上安排,送货上门。2个小时后,分局指挥中心恢复了通讯,基本的接处警总算是保障了!   “一个岛内的通讯商,和陈清洲没有任何利益关联。当天早上,路都是不通的,他是冒着风雨、骑着电动车将通讯手机送来的。如果陈清洲不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和威信,相信没人愿意帮这个忙。”刘伏忠事后说。   15日8:00―20:00   带着特警去清障   家里电话都没回   其实,当时的陈清洲已经十分疲惫了。 9点多,已经交班的陈清洲蹒跚着走进宿舍。他请当班同事杨英东帮个忙:肚子有点不舒服,去躺一会儿,有事情马上叫我。   刚躺下没一会儿,杨英东就敲门进来请示工作。“要知道他病这么重,我肯定不去打扰他。”昨日说起这事,杨英东十分懊恼。推门进去时,他看见陈清洲已经快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说话声音很微弱。那时他还没意识到异常,直到10天后看到陈清洲的微博,才知道他已经是肝癌晚期。   尽管如此,听到公安分局附近的通讯基站在修复过程中遭遇交通不畅的求援信息,躺在床上的陈清洲立即翻身下地,带着5个分局特警队的年轻民警,骑上摩托车,赶赴现场清障。   这一忙,又是到了上午11点。“回来的时候很高兴,跟我说,基站终于修好了,手机又能用了。”他的搭档,指挥情报中心主任陈和坤回忆说。此时的陈清洲,其实早就交班了,可到了下午2点多,他又出现了。“我说你干嘛还不回家”,陈和坤说,但大家都太忙了,一转身不见了陈清洲,他以为这下他总该回家了。   没想到,晚上8点左右,又看见陈清洲了,这次陈和坤很不客气地“赶人”:“你不要命了吗?赶紧回去!”陈清洲笑着回答:“那就只能辛苦你了!我回去,回去。”   从台风来临前的14日上午8点,到台风登陆后的当晚8点,陈清洲在岗位上坚守了36个小时,守护着报警平台,守护着生命救援第一线。但在妻子张丽岩的回忆中,在这36个小时里,陈清洲为了救援,打了上百个电话,却没有一个打给家里。   “当天凌晨3点多,家里玻璃被风吹破,我打了一个电话给他,他没回我;后来家里进水,我又打了一个,他还是没接。”张丽岩说,直到9月15日晚上,陈清洲回家,看到他满身疲惫,脸色很差,才知道他前一晚通宵。   舍小家,顾大家,这是陈清洲这36个小时的坚持。在上海治疗,即将进入手术室的前一天晚上,陈清洲在微博上表达了对妻子的歉意:老公欠你的,还没还清……   陈清洲为新生们讲反诈骗知识。   [链接]   清洲三重“身份”   ●“亮灯警察”陈清洲   2007年,陈清洲在灌口当交警。彼时的灌口,很多乡间道路都还没完善交通设施,存在严重交通隐患。在陈清洲的奔走努力下,这些年市区镇投入灌口交通安全设施的建设经费达到六千多万元。他从此有了另一个名字,叫“亮灯警察”。   ●“@交警陈清洲”   2011年前后,微博大热时他是厦门警界最早开通微博的一批,微博名的认证不忘老本行:“交警陈清洲”。陈清洲每天都在繁重的警务工作后,亲自更新内容,回复留言。微博慢慢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不仅开辟了#清洲说警事#,2015年初,在新浪开办的#清洲帮寻人#公益寻人栏目,更是在全国范围内都有大影响,仅2015年全年,就找回失踪人员100多人。据统计,“交警陈清洲”微博至今“粉丝”近80万,累计被转发255万条、评论36.6万条,阅读量达14.1亿人次。   ●“反诈骗大师”陈清洲   2016年初,陈清洲升任集美公安分局情报指挥中心教导员。他又有了新任务:反诈骗。   “每张PPT都是自己做的,10多段视频,是他一帧一帧剪辑出来的。”一起供职的中心主任陈和坤告诉记者。在分局的推动下,还成立了集美公安分局防骗宣讲团,由陈清洲担当“团长”。   女儿说:   他是最棒的爸爸   是我学习的榜样   从确诊肝癌到成功手术,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陈清洲的身体状况,牵动着厦门市民和全国各地网友的心。   昨日上午10点,市公安局、集美公安分局相关领导一行走进陈清洲的家,家中整洁质朴,陈清洲的女儿陈思羽起身迎接。“你爸爸的手术很成功,大家都非常关心你们。”厦门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白惠敏亲切地拉着陈思羽的手,“你是个乖巧懂事的女孩,要坚定信心,为爸爸加油!”   “趁着国庆假期,我去上海看望了爸爸,手术后他的精神和情绪都很好,”陈思羽说,学校的一些老师和很多同学都是爸爸的粉丝,得知爸爸患病的消息,大家都一直在身边陪伴她鼓励她,“看到这么多人为爸爸祈福,我也越来越坚强,爸爸一定会很快康复,我们都是他最坚实的后盾。”   在陈思羽的房间,贴着不少小纸条,“起床快”“穿衣快”,思羽抚摸着这些小纸条,“这都是我读小学时,爸爸贴上去的,她希望我珍惜时间,做事注重效率。”在女儿眼中,爸爸就是一个最好的榜样,在陈清洲书房的书柜里,整齐罗列着一排排书籍和他获得的奖状,“他很爱看书,一直处于学习状态;惜时如金、做事执着,包括每天发微博,他都有固定的时间,他是最棒的爸爸,我要向他学习!”   近几日,妈妈去上海陪爸爸住院,思羽暂时由大姨和大姨夫照顾。再过一天,就是这个懂事的小姑娘14岁的生日,思羽说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爸爸可以早日康复,快点回来,继续做他喜欢做的事,帮助更多的人。   据了解,9月30日陈清洲顺利完成手术后,身体正在慢慢恢复,目前仍在进一步住院观察中。   (本报记者王玉婷通讯员厦公宣)相关的主题文章: